3.3.06

切雞不是請客食飯

「天職」,聽落係一樣好偉大嘅責任/使命,偉大程度等同「幫阿公做嘢」,阿公係邊位?其實不必深究;可以係陳惠敏、可以係康熙、甚至可以係master yoda成日提住嘅"The Force",總而言之去到某時某地,總會有一個位置,有一個你需要負嘅責任,個責任可能好巨大,遠遠超出你能力範圍之外;亦可能輕而易舉,兩三下手勢攪掂;學Peter Parker個阿叔話齋(講完就瓜左):「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未必一定係下下為人民服務,但一定係「必定盡心盡力,妥善辦妥」,否則會唔會五雷轟頂我唔知,但肯定係阻住個地球轉,影響原力平衝。

咁切雞屍呢啲咁卑微嘅螻蟻又有冇所謂「天職」?我可以即刻答你/妳:有!而且好簡單:懶偉大的講法係美化環境,謙虛啲講就只不過係做靚啲野。反正點都有個意義響處,投向dark side為搵餐晏仔生產垃圾愚昧大眾,一樣有本事影響生態,降低人類智能與品味。問題係呢種所謂「切雞屍的天職」,好似已經俾大部份人遺忘,甚至已經慢慢由「天經地義」轉化為一種交易籌碼。

家下接Job,價錢已經慣性地低,偶然會有「好心人」走埋黎:「你都明㗎啦(我唔明),錢就真係唔多㗎啦(例牌伴以乾笑幾聲),不過就有得玩囉。」首先容我解畫,「有得玩」,響呢處廣義係指「有得俾你發揮」,但更多時候其意思其實係表示「有得俾你做靚啲」(當然我講緊真係有能力「做靚啲」嘅切雞屍,本埠實在太多讀完個腦環同電腦course就當自己係切雞屍的人渣)。換言之,呢個世界原來好多悶job,好多悶客要埋哂啲悶嘢,自問自己都做過唔少呢類job*,日子有功,覺得做悶job已經係一種慣性,一種default狀態,意志一而再再而三被磨滅。於是「有得玩」變成一種利誘,甚至好似一種恩賜,根本已經忘記做得好係應份,幫人做野要收錢亦係應份。為履行自己最基本嘅責任而俾人壓價;人地出碟鼓油我出雞,仲要出埋薑蔥兼燒紅埋鑊自己煮埋上埋碟(仲要送埋甜品/飯後果添呀陰公!),呢個甚麼世界?甚麼道理?最大鑊係,懶有骨氣唔接咩?大把傻仔爭住做,仲要平你一半!!以為敲你門嗰個「好心人」賤,原來大把願打願捱被虐狂!!

最近我更加發現情況越趨激烈 — 「有得玩」已經變成最值錢籌碼,「錢銀」已經不作相討及考慮之列。於是大量fresh grat或悶job切雞屍往往成為呢類「無良好心人」嘅欺騙對像:「嗱!錢我地就真係冇架啦,不過~~有得玩喎~~」,於是份份job都係天空地嘅苦悶切雞屍一聽到「有得玩」二話不說立即落搭,而剛岩讀完切雞嘅小朋友見有機會大顯身手,亦決定慷慨就義。更嚴重嘅問題係就算作品件件皆精,都未必一定乎合要求或企業/品牌形像,但「無良好心人」礙於自己衰貪小便宜,切雞唔俾錢,所以一般都唔敢要求多多;加上大部份都只求有個切雞,不計較質素,於是形成「切雞屍越窮,切雞亦越肉酸」嘅景況。

其實以上種種,都令我諗起中學中文科王力果篇《請客》,大家都抱住一種「小往大來」心態,「你唔收錢/收少啲,我俾你玩」已經成為一種虛偽嘅公關手段:「原來大多數人的請客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不是慷慨,而是權謀!」(王力好激動!!!!!!)
已經default被認為「老馮要O.T/老馮唔駛瞓」,家下甚至發展到「老馮唔駛錢/老馮唔駛食飯,切雞屍個個係神仙!!」,本埠切雞業,似乎越黎越朝崎形方向發展......

伸長閱讀:《請客》課文一覽

*大量"大企業"job,但全部個brief都係一樣:「我地要表現dynamic! harmony! 有朝氣! 年青! 上進! 陽光!」,而所有嘢加埋一齊原來=維港/青天白日!!

10 Comments:

Anonymous 菲力士 said...

令我諗起當時泡沫年代,做西西果三個C的選擇:Corporate, Cutie, Cyber ....

3/3/06 18:50  
Blogger 朋友 said...

仲有果位泡沫老闆好喜用果招泡沫必殺技:粗幼字

幼稚呀真係!!

3/3/06 21:39  
Blogger 莘莘學子 said...

好想知道康港啲所謂設計教育者,點睇如此困境?

早前 HKDA 喺佢哋嘅 newsletter 度提過 free pitching 現象,唔知而家有冇改善?

4/3/06 08:16  
Blogger 大6果/觀鳥家 said...

可否講講HKDA的free pitching意見?因為我好有意見囉。

4/3/06 10:53  
Blogger 莘莘學子 said...

如冇記錯,該文係 HK Design Community (hkdc.org) 陳嘉興手筆,刊登於 Xpress 04 年 10 月左右嗰期。

4/3/06 16:55  
Blogger 4eyeboy said...

Free Pitching is bad.

http://www.nmk.co.uk/article/2004/05/24/freePitching

5/3/06 04:04  
Blogger ablogaday said...

某大地產商登廣告聘請設計師,該公司集齊所有應徵者在某日到該公司盡行面試及考試。每位應徵者都必須在指定時間內完成設計一個銷售樓盤的全版報紙廣告。負責監考的職員對應徵者說:「各位如果交左設計作品既應徵者可以走先,我地遲D會通知大家結果架啦。未做完既唔駛急,慢慢做。我地可以幫你買埋飯盒,想食乜即管開聲!」

某大富豪設立一慈善基金,撥款捐助某海外大學興建圖書館,為此主辦單位特設一項公共藝術設計比賽,接受中、港、及該大學所屬國家的設計及藝術學生參加。香港某學院的兩名兼讀學生拿他們的Typography功課往參賽,結果從十七件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獎品是甚麼?對不起,獎金欠奉,但可免費到該大學完成得獎作品(此乃參賽者必須承諾的參賽條款)。

以上兩則皆屬真人真事。

-----
無,想講兩樣野嗟:

一·拿!呢次揾你地幫手設計,唔係free-freelance黎架!案例一:起碼有免費飯盒你任叫任食;案例二就更正:有免費飛機你坐、免費酒店你住、主辦單位仲出埋物料俾你整埋你件得獎作品添... 不過最重要既唔係呢D,當然就係...「有得玩」lor! 呢次仲唔係願望成真?Lur飯應啦!

二·公共「藝術」係可以「設計」既,證明學子講得岩:「呃中可以有切雞,切雞中亦可以有呃」既成份...

10/3/06 16:30  
Blogger half_li said...

看完呢段野,如果是真的設計人,只有"心up" ,然後無奈,還有咒怨。

一路我還以為設計人都盲目,把欺壓當成理所當然,原來心水清的大有人在。

對於在香港委曲求全的設計人,特別是平面人,真是很可憐,生存得特別困難,不講創作生存空間,只是基本生活也很困難,當中的恩恩怨怨,誰是誰非,真係煩到他媽的,講到,想到,人都瘋,如同死路一條,慢慢也覺得哂氣,一係做,一係唔做,唯有啞忍。上一排見到教師的抗議,更是百感交集,有誰可以幫我們? 我們是否能團結一起? 現在設計行業的工作模式已至K形,很不健康,而且同業之間關係表現冷淡,甚至如殺戮戰場(主觀感覺),
可悲的是死到臨頭還不知的大有人在,如光環加冠冕,不知生活艱難,令人"咀song"。

如此下去,在這工作環境下,設計業自然走下坡,青黃不接,我更相信有不少同業被迫轉行,流失有能力,有熱誠的設計人材是自然不過。身邊不少同業都是一肚苦水,早已死左條心當打份工,或盟去意。

畢業怏五年了,究竟做過甚麼?百般滋味在心。

13/3/06 05:46  
Anonymous egg said...

我係 fresh grat.的,係呢個階段,我真係唔知可以有咩突破,我鍾意砌雞,有心無力,咁既氣候,唯一做到就係不斷學習,待有朝一日時機成熟時,不致淪為井底之蛙,多謝你們,我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23/3/06 00:09  
Blogger losing loser said...

地產商唔賤都唔係地產商,粗略既觀察係愈大愈賤

21/6/06 10:54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