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8

有些屎是沖不走的

最近不斷收到業界友好傳來的招職link, 內容是關於行內Free Pitching的問題。

我個人一直十分反對Free Pitching(中文原來叫「無償競稿」,真係橋口又柵手,不如叫免費試玩算),因為十年前打第一份工做素人的時候已經領教過Free Pitching的古惑陰濕。話說當時的老闆在切雞界都算略有名氣,公司專做cooperate job, 以C.I.和年報為主,不過到我加盟的時候,公司某程度上已經踏入苟廷殘存、商場poster萬零蚊貨仔都要接的階段。聽老前輩講老闆以前都風光過,於切雞上亦的確有啲料到(自問那一年junior生涯亦真的偷到唔少師),可惜興趣太多,閒時愛把時間花在玄學上頭,玩物喪志,最終公司越做越霉。那一年眼見公司生意越來越少,班A.E.日日對住部PC機玩接龍,個個手停口停,老闆終於要親自跑客,然後又俾佢跑到幫某大地產商做年報Pitching,當時老闆怕爭唔贏,史無前例地肉緊(明顯地,術數都幫唔到佢測兇吉...),公司三個designer晚晚燃燒小宇宙,每人要嘔一set layout俾客,由於人手不足,小弟區區一個junior當時都居然有本事被老闆點名獨自handle一set layout。然後大日子到,老闆著西裝gel行個頭手拎portfo袋,跟A.E.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上行子彈搵客做presentation, present完,之後等call。

該地產公司最終沒有揀選我們任何一個layout,換言之我們做不成這單生意。然後過了大約半年,該地產公司的年報出來了,無論idea和layout都跟小弟當時的layout餅印一樣,事情再明顯不過 — 客戶找了一間production house然後照抄我們的layout。老闆當時激到幾乎爆血管(除了玄學,老闆亦有玩氣功,我估當時他應該幾接近歐陽峰的經脈逆轉狀態),專登為這件事開了個會,怒斥這種行為之可憎可恥,然後便燒到HKDA(康港切雞屍怯會)果疊,狂插DA名為協會但從無做過一件維護切雞從業員利益的事、「剩係識攪個award,有乜用唧?!所以我呢幾年唔隊獎就係咁解!!」。(天地良心,我夠膽佢老闆並非酸葡萄心理,公司書架有一極殘舊clear holder, 滿滿一本都攝滿HKDA的cert,證明老闆的確有過他的fifteen minutes)

輾轉十年有突,舊公司早在迎千禧前已經對摺,HKDA現在才做嘢,未免太遲。不過,我認為最大問題並非遲早問題,舊公司執笠亦跟那樁free pitching無關。而是用某種手段去抵制free pitching, 到底是否必需是否有效?

據我觀察,在康港做切雞的切雞屍,經常會不自覺落入兩種危險的思考模式:認為「顧客永遠是錯的」,以及有「很想改變世界」的想法。關於前者,幾乎可以說是無可避免 — 橫蠻無理、bad taste、自以為了解顧客口味的客戶簡直是壓倒性地多,切雞屍對客戶的要求感到反感變得理所當然,「顧客永遠是錯的」的想法於是日漸形成。但換個立場想想,切雞屍又有幾多個是對的?又有幾多個是合規格的?自問認識不少臥虎藏龍,寂寂無名的高手,但認識更多但求搵餐晏仔、每日生產垃圾之輩。假設一個項目找來十間公司Pitch但十個都交垃圾,你叫人那筆「競稿費」點會俾得順氣?我想說的是,再苟纏於Free Pitching的問題某程度上已經不合時宜,現在最逼切的問題其實是:太多叫designer的所謂切雞屍。入場券門檻太低,拿一張cert實在太容易,海綿體老頑同之流教人software都夠膽話自己教切雞,攪到整個行業technician多designer少,切雞師的專業性其實含糊到爆,既然醫院都會打錯針,客戶對切雞屍的能力抱有懷疑,我倒覺得十分合理。(喂,講告傷會都疑似抄嘢俾人搵到源頭斷正啦!)

關於後者,今趟HKDA某程度亦體現了這種想法 — 用一種近乎橫蠻的手段去建造自己心目中的烏托邦。這種「很想改變世界,你要跟我的方法玩」的想法,其實幾不切實際,那種態度更加讓人未出發先反感 — 這亦是讓大部份客戶覺得切雞屍有Artist脾氣的主因。

Eric Chan Design設計總監陳超宏 ( Eric ) 在訪問中說:「簡直像回到10年前的水平,還膽敢自稱國際大都會。」皆因以前企業懂得起用符合公司理念的設計師,現在則隨便找一人負責設計,「『無償競稿』哪會產生好作品,根本是一場大龍鳳。」

簡直入錯班房教錯書,對錯題目寫錯字。香港水平大倒退,我相信跟Free Pitching冇親戚關係。(敦倫2012奧運會徽算不算樣衰?我就打死唔信係free pitching的結果!)「讓設計界見到藍天白雲」?咪玩啦。當康港充斥劣質technician切雞屍、當毛冷台飯汁劇依然在繼續助長香港人的壞品味、當報紙頭版連續二十一日講淫照,我不覺得世界會因為沒有free pitching而變得更美好,更妄想見到藍天白雲比堅尼。

正如一個之前跟我爭論Free Pitching是對是錯的朋友所講,香港是自由市場,總有一群人是心甘命抵去Free Pitching的,否則這個問題根本不會死唔斷氣,但每個人做生意手法不同,又唔係偷唔係搶,為甚麼要攪一套甚麼指引出來多事幹? 我重申一次我是對Free Pitching非常反感,亦不曾參予任何Free Pitch。但我更反對HKDA今次的做法。現實一點,的起心肝尋找問題的源頭,HKDA要做的實在還有太多太多。


若衫公德在《爆粗Band友》第四期的一句對白。有些屎的確是沖不走的。

相關網址:
-Give pitch a change
-康港切雞屍怯會官網
-康港精神 巧合到暈

2 Comments:

Blogger PAN said...

好!

4/3/08 00:51  
Anonymous 疲+疲勞 said...

凡事都有第一步嘅, 睇吓D反應先知第二步點行.

p.s. 係咪要提高會員(full member)嘅門檻?

6/3/08 16:47  

Post a Comment

<< Home